我的婆家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2-10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嫁入婆家这一晃就是三十年,三十年风风雨雨历历在目……高校毕业的那一天就随我的同学、我的夫君来到他的家,木塔之乡——古应州,不一样的乡音没有拉开婆媳之间的距离,相反公婆憨厚朴实、秉正善良、弟弟们的热情拥戴让我注定成了这家的人。第一次登婆家的门,婆婆早已准备好了那个年代少有的可口饭菜,油炸黄糕,凉拌土豆丝,玉面滴溜,白白胖胖的黑豆芽,还有那筋道的水豆腐,油辣乍黄的熬土鸡肉;质朴和善的老公公从村东果园讨人盛回一帽壳熟透了的大红结李,不爱说话的三弟羞涩地藏在屋里翘首等待着,调皮的四弟和五弟跑出五华里外等待着大嫂的到来,特别是五弟那年才九岁,愣是把家里仅有的一棵李子树上的九个李子留给嫂子我吃……(泪奔了)。

  那个年代家里虽然穷,但是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景象让我永生难忘。每逢过年回老家那是什么也阻挡不了的,路途遥远拖儿带女的辛苦可想而知,难以言表,但一想到在老家过年的热闹浑身都有了劲。三十年如一日过年回家已成了我既定的又热烈的期盼。家永远在雁门之外,恒山脚下,变的是岁月,不变的是心中的“公婆”和我的弟弟、弟媳、侄子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