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期未至散文随笔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2-01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那年她说:“唯愿携手与君老,岁岁朝朝。”而如今,窗阁依旧,人儿——未至。

  一日之餐,粗茶淡饭,然时而不足;

  一袭长袍,粗麻布衣,而浣洗便可成新;

  一间茅屋,虽小而空,但为吾之爱室。

  一位妇人,她并不美煞众人,也不才华横溢,但她可与他偕首同行,相濡以沫。

  天妒儿郎佳人。官府催商隐离家,一遍又一遍。泪眼相对,一汪浓情深似海。“汝定当保重,早归家,吾等你。”

  只剩马蹄回响,尘土飞扬。他再也不敢回头看她,只剩无语凝噎。我何尝不知一去便是遥遥无期,留伊人苦等,吾心实不忍为此。

  商隐的心阵阵疼痛,不知这一别是几日、几月或是几年。

  她望着那离去的方向,怔怔地站了好久,直到太阳落下。

  是啊,太阳落下了,而在它下一次升起之前,伊人再也见不到郎君了。一日又一日,太阳无谓地升起落下,而她一次次企盼,一次次在内心进行着痛苦的诀别。

  他到了那个离家千里远的地方。不论在哪儿,好像都会有妻子的身影。商隐拿起茶壶,倒下两杯茶,才恍然想起,她——并不在。看看床褥,就想起每天早晨她忙碌的身影。

  可惜,伊人无法相陪,只能独饮烈酒。

  不知是酒性太浓,还是我心中伤痛未泯,几杯酒下肚,竟感觉快要肝肠寸断,怕是她知道,又该说我了。

  平常的这时,我们应该在散步吧。月光虽清冷,但携手同行,暖意融融。

  我愿,就这样等着,回家。

  也请你“定喜迎郎归”。

  她向别人歪歪扭扭地学了几个字——何时归家?托人带了过去。

  辗转千里路,终于到了商隐手中,可他无法回答,恐伤妻儿心。他就这样坐着,从晌午到夜晚,回想。归期,怕是无期哪!雨已经下了很久了,它在下,我仿佛听到你也在伏案哭泣。秋池水位不断上涨,你知道吗?雨打透了窗纸,打到我的心底,打在想你的思绪里,不断翻涌、上涨!

  眼前的野草 又枯荣

  等時光变换 我们等爱聚散

  只求 清欢

  我知道 你在轻轻盼

  而我也轻轻叹 眼前的 岁月如歌

  烟笼江水寒

  我想你知道

  我情却绵绵 亦如你给我的人间四月天

  多少次,梦里花开满青山,你轻嗅花香,共享美景。我等待终有一天烛光下一同修剪窗花,你笑意盈盈,与我共诉这雨夜思念。

  而今我只能道一句:“吾心系家,不尝闻何时可归,何方是路途,遥遥不可期。”

  古人的爱情凄美,就是这样漫长的等待,等老了佳人,但等不老那一份深情。——后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