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宝的眼泪没有掉下来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1-12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生活中有许多苦难,人一生就是自己与命运抗争的过程。假如命运折断了飞翔的翅膀,请不要失望,天还在;假如命运摧残了青春的容颜,请不要沮丧,心还在。人生历程总会有无尽的坎坷,请不要无奈,路还在,无论走得好与不好,都要面朝前方走下去……

  一一题记

  命运有时候像个无形无情的鞭子抽打着阿宝,一次次默默地承受着伤痛。

  农历四月二十五日,这是阿宝的义女香秀结婚日的头一天。此时的乡村,收割后的麦田一片荒芜,只剩下一截截枯竭的麦桩子。天空中一层薄薄的乌云在游动着,阴沉沉的似乎酝酿着一场雨。

  下午时分,一辆车顶上闪烁着蓝色灯光的救护车驶进村子里,缓缓地停在一个只有四户人家的庄子前。此刻,阿宝面无表情一脸凝重的样子,早己站在水泥路旁等待了。从车子驾驶室里下来一名护士,打开车子的后箱门,推下一张单架车,单架上躺着一位病入膏盲的五十多岁的女子。阿宝走向前,从医护人员手中接过单架推车,这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阿宝现任的妻子。

  妻子努力地睁大眼睛,深情地看了一眼消瘦的阿宝,强忍病痛叫了声阿宝,己是泪流满面,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阿宝笑着脸“唉!”地应了一声,伸出粗大的手去抹掉妻子苍白脸上的泪水说:“哭什么呀!别哭了,明天女儿就要结婚了,应该高兴才对呀!走,到家了,我推你回家!”

  离开家住院治疗己两个多月了,妻子躺在单架上看看这条早出晚归的路,看看这片曾劳作过的农田,又看看这熟悉的村庄和这栖息的家。到了家门口,阿宝将病得不能走路的妻子从单架上抱起来,妻子的手臂紧紧地搂住阿宝的颈项,朝辅好床单的房间走去。双手放下沉重的妻子盖上小被子,又将妻子的药品拿来放在床头,然后,扭头走出房间去替妻子倒杯热水,此时,阿宝忍不住一声哀叹,鼻子一酸,双眼己盈满了泪水。

  阿宝现年五十有六,大名字叫王忠宝,中等身材很结实,黝黑的肤色略显沧桑,负重劳累的背已微弯,不善言辞,憨厚质朴,一身泥土气息的庄稼人。

  命运坎坷的阿宝,是王家抱来的养子,至今都未知自己的生父是谁。阿宝的出生地是在我们村北面一河之隔的邻村。阿宝的亲生母亲叫菊花,这是阿宝成家立业时养母才告诉他的。菊花当年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,水灵灵的眉清目秀,在生产队田间劳动时,窈窕淑女的倩影吸引了不少男子的目光。据说,生产队的队长看她勤劳又漂亮,暗暗的产生了爱慕之心,这一些,单纯的菊花丝毫没有发觉。

  暗恋一个人有时候是冲动的。有一天,队长从她家门口经过,看她一个人在家,就主动进去和她搭话。菊花见队长来了就热情地倒杯水,队长看她嫩嫩的手,细细的腰,就是一番夸奖,谈话中突然队长从背后一把抱住了菊花,天真的菊花毫无防备,便竭尽全力地反抗,怎奈,在队长的缠绵下,突破了菊花的最后一道防线……

  几个月过去了,年轻的菊花发现自己的身子有点变化,晚上睡觉时,双手摸了摸肚子就胡思乱想:“难道就有……”她不敢再往下想,于是人变得沉默寡言了。又几个月过去了,衣服遮不住自己隆起的肚子,纸包不住火,在菊花的母亲追问下,害羞的菊花含着泪不得不说出了事情的经过,此时此刻再多的责怪也无用了。菊花的母亲咬牙骂了一声:“,不是人!好好的一朵鲜花你就怎么忍心地糟蹋呀?”越想越生气:“未婚先孕,在村里丢尽了脸不算,菊花将来怎么嫁人?不行我去找他。”菊花一把拦住怒火中的母亲说:“算了,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想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,不嫁人了,就跟孩子过一辈子。”

  命运有时候就是在一念之间产生。菊花的一句果断的话,一个无奈的决定,才保住了一个小生命。时光飞逝,足月的菊花在家忍痛生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小男孩。

  王学龙当年是在菊花邻队做队长,听说了此事,就想把小男孩抱回家领养。因为,那个年代的乡村老百姓认为生个男孩好种田,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。王学龙的妻子接连生了四个女孩子,但其间也生过两个男孩子,可惜不存都夭折了。王学龙求子心切,所以,想抱一个小男孩回家做“押子”。现在恰巧机遇,就主动和菊花的父母亲说出了心里的想法。菊花在母亲的再三劝说下也改变了决定,同意将两个多月大的小孩送给王学龙领养,心想:也好,将来让他有母爱的同时也不缺少父爱。

  王学龙高兴地抱着小孩子,跨过一座只有一边栏杆子的小桥朝家走去。一个没姓没名尚在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小生命,就这样越过命运之桥,从一个家来到了另一个家,又从生母的怀抱里转换到养母的怀抱里。因为小生命是来招子的,所以,王学龙就给孩子起个乳名叫“阿宝”。

  一切都是命运的按排。阿宝幸运的是养母在这一年也生了一个女儿,比阿宝大几个月,恰巧也在哺乳期。因此,幼小的阿宝并没有缺少奶水的喂养,养母看着怀中阿宝的小眼睛、小鼻子、小嘴可爱的样子心里特别高兴。但令一家人更高兴的是,养母三年后真的生了一个胖小子,都说押子阿宝代来的好运。

  阿宝小时候非常勤劳,小小的年纪就会烧饭了。当布谷鸟从田野飞过,三夏大忙时就开始了,收割完麦子,紧接着就磨田栽秧,父母亲披星戴月地在田里劳作。阿宝放学了,放下书包就去烧晚饭,学着母亲用小盆子和好大麦面,然后倒进锅里后,就到灶膛口打草把烧起来。一锅滚烫的大麦面粥烧好了,就拿来一个大钵子,用铜勺将粥舀进钵子里,再将满满的粥钵子放进盛有冷水的面里凉,这样大热天劳累的父母从田里回来,就可以吃上凉爽的稀粥了。

  阿宝的家境并不算好,因子女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没有什么好东西吃,也没有新衣服穿,但小小的阿宝从来没有跟养父养母有半句怨言,反而帮助父母劳动,处处护着弟弟,很懂事的样子。家里养猪,放学回来就左手提着竹篮子,右手拿把小锹子到田野上或河堤上打猪草,天黑之前,满满的一大篮子的青草喂给猪子吃了。

  少年时的阿宝很精灵,捉黄鳝,抠螃蟹,钓鱼虾,摸河蚌和螺丝样样都会。每到署假期里,早晨,阿宝吃完早饭,当大人们到田里劳动去了,他就扛着十几张用纱布和竹篾绷起来的虾网,到小河里钓虾子;午后,烈日下背个鱼篓子,有时还叫我们一起跟他到附近老三阳河里摸河蚌和螺丝;晚上,拎着一盏玻璃小方灯,到秧田里捉黄鱔,直到夜深人静,一个晚上最多时能捉到四五斤黄鱔。有时候舍不得吃就拿到街上去买,一个假期挣来的钱,可以买衣服和学费,分担了父母的开支。

  光阴似箭,阿宝己长成年青力壮、憨厚俊朗的小伙子了,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了。养母有一位侄女子叫阿珍,长得如花似玉,身材苗条,高高的个头看上去和中等个子的阿宝相仿,是勤劳简朴的农家女子,年龄和阿宝也一般大,十分般配。养母知道阿珍和阿宝不存在血型关系,心里早就想做这门亲了。阿珍的母亲也晓得阿宝的身世,也看着阿宝长大的,于是也就欣然应允了。阿珍和阿宝相处了一段时间,就觉得阿宝很本色,性格温和很体贴人,勤劳朴实会当家过日子,是自己一辈子可以依靠的男人。

  在双方父母的操办下,阿宝和阿珍终于结合在一起了,没有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,话虽不多却彼此用情深爱着对方。婚后不久,他们很快有了爱情的结晶。在一个春天,阿珍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。春暖花香,正是燕来绕梁飞时,因此阿珍给女儿起了一个“燕子”名字,两个人把女儿当掌上明珠一样宠爱着。

  阿宝是瓦匠,在外地建筑工地打工,阿珍在家务农,带孩子,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常地过着。

  小燕子十八岁那年暑假期。也正是三夏大忙时,阿宝从外地赶回来,帮助妻子割麦栽秧。田里的农活忙得差不多了,一天小燕子跟妈妈说:“我想外婆了,我要去外婆家。”外婆家很远,阿珍平时也难得回家一次看望父母亲,阿宝很体贴人,就跟妻子说:“你也好长时间没回娘家了,就陪燕子一起去吧,买点营养品代去,再替我跟你父母问个好,他们年岁大了,叫他们重活不要做了。”一番话打动了阿珍的心,可阿珍一想说:“家里田埂上豆子还没点下去,还有好事没做完,我就不去了,等忙完一阵子和你一道去。”

  那天一大早,阿珍带着礼品,骑自行车驼着小燕子到七里镇上乘车子。当从小路行到大路的拐弯处,一辆卡车为了避让一个行人,从后面直接撞上了骑着自行车的母女俩,两人撞倒在硬邦邦的柏油路上。幸运的是小燕子身上虽多处受伤却没大碍,不幸的是阿珍的头重重地栽下去的,己是头破血流。阿珍躺在地上昏迷不醒,小燕子吓得大哭起来。有好心人将阿珍和小燕子用拖拉机送往医院抢救。

  这是一场飞来的横祸,是不可预测的灾难,可惜的是阿珍因伤势过重终究没有挽回生命,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。回到家,阿宝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不说话,也没有泪水,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,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这个事实。此时,小燕子的外婆及外婆家的人闻讯赶来了,亲戚来了,一堂屋的人伤心地嚎啕大哭。惊动了村里人,乡亲们纷纷前来探望,个个流下了惋惜和同情的泪水。老天爷似乎也被感动得流泪了,一声闷雷,下起了瓢泼的雷阵雨。

  送别妻子阿珍那一天,缓过神来的阿宝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,一下子跪在妻子身边放声大哭:“阿珍啊!你还叫我跟你一起去你娘家的,你这么没有留下一句话就一个人走了,你睁开眼看看我呀,我不能没有你,小燕子也不能没有妈呀!这个日子怎么过呀!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呀!”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。

  生死两茫茫,日日思月月想的阿宝,知道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,还有年老体弱的养父母要赡养,还有女儿小燕子,需要我坚强起来,要把女儿养到成家立业,告慰结发的亡妻。

  又当爸又当妈的阿宝,一边打工一边种田拼命地挣钱,要为女儿结婚购买嫁妆积攒费用。三年过去了,女儿要出嫁了,阿宝带着女儿来到阿珍的坟头前,流着泪告诉妻子:“你虽然走的仓促一句话没留,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牵挂着我们的女儿,你放心吧!现在我就是来告诉你,女儿就要结婚了。”接着说:“女儿现在特别想你,女儿有好多心思想要跟妈妈说呢。”小燕听着父亲的一番话,早己泣不成声,泪水婆娑地说:“妈!我实在是想你了,你要是在,看到女儿结婚这一天该多高兴啊!”小燕子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说:“我出嫁了,不可能呆在家里了,以后,爸就一个人在家孤零零的没人说话了,爸没有女儿在的日子一定是清苦的,所以我想叫爸找个伴,妈!你一定没意见吧,这是女儿的心愿,女儿要走了,我会常回家看你们的。”

  在女儿的劝说下,阿宝经人介绍与现在的妻子相识了。她叫秀苹,是因丈夫有外遇而离婚的,性格坚强的秀苹带着女儿过日子。见面那天,秀苹不隐瞒地跟阿宝说:“我有个女儿,你如果同意,咱们就在一起好好过日子。”其实,秀苹看阿宝是个憨厚朴实的人早就心生爱意了。阿宝坚定地说:“好的,只要安安稳稳地过日子,女儿我们共同抚养。”不需要太多的承诺,只要双方有情有意,有时候一句话就足够了。患难的他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。

  命运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捉弄着老实巴交的阿宝,考验着阿宝。

  两人结合不到一年的时间,秀苹查出了子宫瘤,:为了防止恶变,需要做切除手术。秀苹回来把情况告诉阿宝,一脸的愧疚,有点对不住阿宝,没有给阿宝带幸福还增添了麻烦,就连声叹气。阿宝看出了秀苹的心思说:“不要叹气,这也许命运又一次考验我们呢,既然在一起了,我们就共同面对吧!″一句话打消了秀苹的顾虑。

  秀苹在阿宝的陪伴下很快地做了子宫切除手术,并且手术也很顺利。在阿宝的悉心照料下也很快恢复了。秀苹百般地感激阿宝,许下要用一辈子的爱善待阿宝,撑起家,尽到妻子的责任。善良的阿宝也是爱护着秀苹,不让她干活,让她安心养病,对秀苹说:“我们不求大富大贵,只要平平安安就是幸福。”阿宝要用实际行动和命运抗争。

  日子总算平安地过着,阿宝早出晚归,秀苹就替阿宝洗衣做饭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  一晃近十年了。其间阿宝年迈的养父养母因病相继去逝了,阿宝感恩养父母把他养大成人,并给了一个完整的家,作为长子满含伤心的热泪为父母送了终。

  现在阿宝的义女香秀,从原来的小姑娘也长成了大姑娘。去年香秀也有了心爱的男朋友了。秀苹和阿宝自然是高兴,阿宝跟秀苹说:“等香秀结婚了,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没有思想负担了就可以无忧无虑地过日子,一起慢慢到老。”

  当阿宝最开心的时候,憧憬幸福的时候,灾难又一次悄悄地降临了。

  去年年末,秀苹感觉腿有点酸痛,起初秀苹以为是劳累所至,没有太在意,总以为休息休息就会好了。可是,经常反反复复地痛,又出现了浮肿现象。春节过后,秀苹就把情况告诉了阿宝。己是惊弓之鸟的阿宝,立急带秀苹去医院检查,可是医生说:“目前我们还不能确诊到底是什么病,建议你们再到大医院看看。"

  阿宝带着秀苹来到市医院检查,确诊是骨头上的毛病,并己到了无法根治的地步,只能是住院保守治疗。这一切,躺在病床上的秀苹并不知情,一个多月的治疗,就花掉了阿宝的所有积蓄,但病没有好转还在进一步恶化,医生告知:病人的腿骨头己是紫黑色了。

  又一次遭受沉重打击的阿宝面对现实,替秀苹找了一位护工后,自己回来和香秀商量,对香秀说:“你妈恐怕没有多少日子了,我想趁你妈还在,你们先把婚结了吧!反正是迟早的事,好让你妈在有生之时能看到你成家,了一份她的心愿,让她没有遗憾地走。”香秀认为父亲说得在理,就去和男朋友商量结婚的事。

  一切紧罗密鼓地准备,此时,阿宝己没有时间悲伤了,他要跟妻子的死亡赛跑,没有钱和亲戚朋友借,忙里忙外地操劳,人也消瘦憔悴了。最后经双方同意,香秀的婚礼定在农历四月二十六日。结婚头一天,阿宝要把秀苹从医院接回来,让秀苹亲眼看到女儿穿婚纱的样子。

  这是一场喜悲交加的婚礼。阴沉了一天一夜的天空下起了雨,婚礼按照程序进行。阿宝身着新装搀扶着化过妆的秀苹,女儿女婿走到父母面前,叫了一声爸妈,双膝下跪行礼,敬茶!

  婚礼结束后的第三天,由于几天来的劳神,又加之没有挂水,秀苹病情更加恶化了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。阿宝力劝秀苹去医院继续治疗,拒绝治疗的秀苹在女儿的陪伴下无奈地上了救护车。临行时,阿宝安慰秀苹说:“命运可以把我们打趴下,但不能把我们打倒,我将家里的事料理一下就去医院陪你。”这又似乎是在激励自己。

  心情沉重的阿宝望着秀苹远去的车子,久久地站在路口,眼泪没有掉下来……